傅作义政治转型过程中的双重性 - 政治哲学论文
2017年06月01日 11:40 来源:中教数据库 点击次数(448)

【内容提要】傅作义是怀抱着相当的个人意图而加入到改朝换代的行列中,其反正过程具有强烈的双重性。北平移交之后,傅对中共措施不满,曾设法逃离北平,尔后在举行绥远起义的同时,又上书蒋介石,为蒋献计献策。之所以如此,他1方面认识到国民党已经失败,故而拒绝与国民党捆在1起;另1方面又对共产党政权能否稳固存有疑虑,故而对中共亦保持距离。傅的这种两手准备、两手安排,是为自己可能的再起留出余地。这是1种过渡时期所特有的现象。
【摘 要 题】现代人物研究
【关 键 词】傅作义/徐永昌/北平和平解放/绥远起义
【正 文】
1949年初,随着3大战役的结束,国共在中国的政治地位开始换位。那些在这个过程中成为;贰臣;的人们,构成了1个特殊的政治群体。所谓特殊,指这个群体在政治与情感上,自觉或不自觉地游离于两党之间,对于国共两方或多或少都有些若即若离。这是1种仅仅发生于过渡时期的现象。可以肯定的是,在两个生死相搏的敌对政权之间游离,无论从哪个意义上讲都是不能被接受的,因此不管当时还是后来,这都是1个被极力遮掩的问题。迄今,人们所看到的这个群体,大都是经过包装之后的面貌。
在这个成因各异的群体当中,傅作义与他人相较具有1个明显的区别,即其反正过程并非1步到位,而是分为北平和绥远两个部分,两次完成。北平的和平移交,傅作义靠向了共产党,但由于绥远尚未易帜,因此又很难说傅完全脱离了国民党。这种横跨两边、双色参半的畸形状态,造成傅作义在1段时间内其最终的政治身份至少在现象上并未完全明确,而是具有1种事实上的双重身份。傅作义的这种双重身份为其双重性格的展示提供了足够的条件。这样,在这个特殊的政治群体当中,傅作义具有相当的代表性。①
    1
1949年1月21日上午,傅作义在北平中南海宣布与中共达成和平协议。这1天也是蒋介石宣布引退的日子。蒋在总统任上所做的最后几项安排,除任命汤恩伯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等等之外,1项私下安排是,派遣国防部长徐永昌前往北平,对傅作义做最后的争取。
徐永昌与傅作义早年均为阎锡山旧部,曾同为阎部;4大军长;,② 2人私谊甚深。1948年12月22日,徐出任孙科内阁国防部长。徐在军界从来不是实力人物,为何由他出掌此职?对此,12月27日,中共中央军委致电林彪,认为;蒋介石以徐永昌为国防部长,鼓励傅阎对我抵抗;。③ 这就是说,中共判断蒋的着眼点是,利用徐与傅作义、阎锡山的历史关系以便操控该两部。总之,在那个大厦将倾的年代,徐永昌扮演了1个不大不小的支撑残局的角色。
中共上述判断不久被证实。1949年1月21日,徐永昌记载:;早蒋先生电召,属去平1行。;徐于午后2时40分飞抵北平东单机场,随即至中南海居仁堂与傅作义、邓宝珊会晤,;传达蒋先生之意旨:(1)谋和希望与中央1致。(2)希望宜生(傅作义字宜生;;引者注)南来。(3)大量运出精锐部队。且云如能给时间有限度运出军队,可和平交出北平;。蒋之意见并不要求傅死守北平,但以运出精锐部队为和平移交的条件,要求傅南走,易地再战。
对于蒋的3点意见,傅11作答。徐记载:;宜生对第1项原亦拟如此,但限于环境,已由宝珊等出城谈判,军队原建制、原番(号)开出,到指定地点,其高级官长去留听便。唯先须参加政工人员,此层为宜生所拒绝,正续商中。;从徐的记载看,傅始终未披露已经与中共签订协议,只是披露和谈已经开始,并在和谈中拒绝中共向其部队派政工人员。④ 徐又记:;对第2项,宜生初意去绥,谓尚有步兵4师、骑兵3旅,仍可整顿,效力国家。;傅对绥远问题是怎样考虑的,暂且不论,但可以肯定的是,北平移交之后,绥远便是傅之最高利益所在,因此傅的计划是西去而非南走。徐记载:;经余述蒋先生之意,以南方必须有几个忠贞负望之军官,方可撑持。宜生至此遂允俟部署竣事,即去作总统1随员。;显然,这是敷衍。关于第3项;大量运出精锐部队;,傅表示;现正扩修机场,但恐无多大效果;。就是说蒋的该项要求难以执行。
综上所述,傅的3点答复没有1项是明确的、肯定的。
在会晤时,邓宝珊说:;我们是失败了,但是消灭共党者必是另起来的人。;这是1句很不服气的话。在徐看来最具实质意义的,是傅所说;他的210万人不能动;。因为,如果傅的20万人继续存在,事实上将对中共形成牵制。
徐与傅的会晤仅两个半小时,然而在此期间蒋已引退。当徐于是晚9时20分风尘仆仆返抵南京后,;闻蒋先生已于午后410(时)离京飞杭,惘然久之;。⑤ 由于蒋已出走,1月22日,徐永昌专书1函向蒋呈报傅的3点答复,并判断傅作义主要目的是:;在1时保留部队愈多,拖住对方之监视部队愈众,其所以虚与委蛇者,亦即在此。;⑥ 拖住中共大批监视部队,意即牵制中共南下,这是徐的判断。
傅作义既已与中共达成和平协议,便不可能再接受蒋的安排。问题在于:拒绝与蒋合作,并不意味着傅将无条件与中共合作。在北平移交问题上,傅有着自己的考虑。
1月22日,傅部开始撤离北平,和平协议按约生效。是日傍晚,傅通过国民党中央社发布文告,公布了北平和平协议部分条款,表示和平之举的动因在于:;为迅速缩短战争,获致人民公议的和平,保全工商业基础与文物古迹,使国家元气不再受损伤,以期促成全国彻底和平之早日实现。;⑦ 和平协议正文加附件共22条,傅只公布13条,基本限于与民众生产、生活以及文物、外侨等有关之条文。
文告中除个别词句的顺序略有调整外,就是和平协议的原文。实际上,傅抢在中共之前,单方面有选择地公布协议,就是要抢先造成北平和平以他为主的舆论。傅以和平协议的原文发布文告,其巧妙之处在于既将自己接受和平的动因,完全归结于出自公众利益的考虑,同时又使中共无话可说。这篇文告的意图就是自抬身价,造成在即将与中共的合作中有资格谈条件。此举回避了1个核心问题;;战败。
傅作义的确与中共谈起了条件。首先是军队改编问题。和平协议规定对傅部实行整编,然而对于整编的核心问题并未作出具体规定,即以什么单位整编。陶铸在作整编报告时说:;原提的方案1是:剿总取消,兵团、军师依然存在,像曾泽生部1样原封不动;2是打滥(乱)合编。;⑧ 原封不动即傅的方案,与其对徐永昌所说;他的210万人不能动;是1致的。
傅的方案未被中共接受。1月26日,林彪、罗荣桓、聂荣臻致电军委:;邓宝珊试探我们对于改编的办法。他说,毛主席以民主方式改造部队很好。我们则含糊答复官兵皆应学习政治。估计今后全部问题是改编的方式问题。;所以含糊,就是不向对方交底。1月27日,林、罗、聂就傅部改编问题向军委建议:;我们须坚持军官集中受训,部队分散与我合编的原则。但在开始210天切勿泄露此意见。;;对军官个人则专门拉拢与优待,对部队则须坚持革命性质的改编原则……并准备届时如有反抗即行武力解决。;当日,军委复电:;完全同意你们对待出城部队的根本方针及在开始210天内所采取的宣传解释拉拢分化等政策。;⑨ 所谓;开始210天切勿泄露;,就是说中共最初没有向傅泄露打散合编的方针。
在傅部出城改编中发生过1些不愉快的事。1月31日,彭真、叶剑英致电平津前线总前委,报告华北;剿总;副总司令郭宗汾的意见,郭说:;李文原已被说通不走,后因第9104军出城受到讽刺,官兵愤激,他向傅作义哭诉,同石觉、郑挺锋等先后飞往南京。;⑩ 可见,改编过程中的小摩擦在所难免。总之,傅原本指望;他的210万人不能动;,结果在很短时间内被迅速分解融化。傅失算了。
傅的另1失算在政治。1948年12月10日,傅首次与中共接洽和谈时,所提条件之1即;参加联合政府,军队归联合政府指挥;。(11) 联合政府本来是中共的口号,目的在于打破国民党1党训政制。现在,傅接过这1口号反过来向中共提出,就是反制中共以求得与中共分权。
早些时候,曾有美国记者在香港就美国国务院政策放风,宣称要在新的联合政府中造成有效的反对派,以抵抗中共力量,以此方式分化中共统1战线,竭力支持联合政府中之非共产分子。这个消息引起毛泽东的注意,1948年12月初,毛批示:;此种阴谋必须立即开始注意,不要使美帝阴谋在新政协及联合政府中得逞。;(12) 这就是说,还在傅提出这个问题之前,毛已经对此产生警觉了。
1949年1月13日,邓宝珊在与林彪等人的谈判中,又1次转达了傅作义关于联合政府的主张。(13) 最后,北平和平协议中有这样的规定:;双方派员成立联合办事机构,处理有关军政事宜。;并且,企业、银行、学校等等,听候;联合办事机构处理;。这些规定同样引起毛的警觉,还在协议签订之前,毛于1月15日致电林彪等,指出:;北平城内成立联合机构1点,似乎仍有和我分享政权之意。;(14)
由于毛泽东反复提示这个问题,1月29日,北平联合办事处召开筹备会议,中共代表叶剑英直截了当地对傅方代表郭宗汾说:;此机构是在前线司令部指挥下的工作机关,不是政权机关。;为此,叶建议将该机构名称定为;北平联合接交办事处;。(15) 加上接交2字,这就从形式上和性质上否定了任何分权的企图。
综上所述,傅在军队改编和政治机构问题上的两点考虑,均未能如愿实现。
    2
傅作义既然是带着自己的打算与中共合作,必然持有自己的政治立场。1月29日,林彪、罗荣桓、聂荣臻致电中央,认为;傅在政治上直到现在并未向我靠拢,他主观上亦不愿向我靠拢,始终站在南京立场;。(16);南京立场;即李宗仁的与中共分治的立场。31日,林、罗、聂再电中央:;傅对南京李、白和谈则甚表积极,几次表示愿作桥梁。;(17) 林、罗、聂认为傅;站在南京立场;的判断在南京得到证实。
1月24日,徐永昌记载:;接傅宜生梗电,大致通知先与中共军协调停战,实施和平。谓自津陷落后,北平战局即万分困难,士气民心消沉浮动,迫不得已,于养日上午10时,双(方)订定军队保持原建制、原番号1个月后实行整编。在此期间成立联合办事机构,希望中央全面和平早日实现云云。;(18) 这些基本上就是北平和平协议的内容。需要说明的是,傅是通过国民党中央社公布协议的,南京方面本已获悉,傅所以还要专电通知徐,并非多余,实际上就是要保持与南京政府的关系。
1月25日,徐永昌遇孙科,孙告诉他,;昨晚电宜生,属其洽商共方,此间拟派1代表赴平。傅即答,要派即派来,可不必先洽,免转生周折;。(19) 南京政府的和谈以李宗仁为主,傅深知李与孙科的隔阂,因而对孙科来电不予理睬。但孙科此举证明,南京方面的确有人将傅视为与中共接洽的桥梁。
1月26日,李宗仁在总统府召集政务会议,商讨与中共和谈1事。关于南京政府代表团的人选,邵力子、张治中建议;加派莫柳枕及傅宜生、邓宝珊为代表;,徐永昌反对道:;傅似不宜,以其立场不应尔,彼恐亦决不愿就也。;(20) 傅后来未被列入代表团,但邵、张2人的提名则表明,南京方面的确有人仍将傅视为南京政府的1员。
傅作义既然保持自己的立场,必然保持自己的意图。1月31日,林、罗、聂致电中央,称傅作义;利用报纸大宣传他之和平保全北平的功绩,并誉之为万众生佛。总之,他极力在收买人心,制造政治资本,想在联合政府中仍能插1脚(其亲信已有此表示);。(21) 为攻破傅之意图,中共采取了两项措施。其1,公布由毛泽东亲笔撰写,以林、罗名义致傅的公函,亦称通牒。(22) 2月1日,即中共接管北平的第2天,《人民日报》头版发表该公函,其中提到:;贵将军身为战争罪犯,如果尚欲获得人民谅解,减轻由战犯身份所应得之罪责,即应在此最后时机,遵照本军指示,以求自赎。;第2项措施是,配合该公函的发表,新华社于同日发表《北平问题和平解决的基本原因》,该文同样为毛针对傅发布的那篇文告而撰。如前所述,傅之文告所引用的是北平和平协议原文,然而这1招未能捆住毛的手脚。针对傅所造成的主动议和的视听错觉,毛泽东毫不含糊地指出:傅之议和缘于;战败了,1切希望都没有了;。对此,毛这样阐述:;为什么天津不肯这样做呢?难道天津的‘工业商业基础与文物古迹’不应当保全吗?难道天津的‘国家元气’应当受损伤吗?为什么1月2102日应当‘促成全国彻底和平之早日实现’,而在1月103日就不应当,而令天津的和平解决不能实现呢?基本的原因是傅作义将军还想打1打。天津打败了……北平孤立了,毫无希望了,决心走第2条路,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可能性从此产生。;最后,毛极为严厉而又留有余地地写道:;不管傅作义过去如何反动透顶,华北人民如何恨之入骨,这件事总算是做得对的。只要他以后向有利于人民事业的方面走,愿意向人民低头……人民解放军就有理由向人民说明,赦免他的战犯罪。;(23)
毛对傅作义文告的严厉批驳,实际上就是对北平和平协议某些内容的严厉批驳。只有如此,才能抽去傅之立场赖以存在的依据。随着林、罗公函和新华社文章的发表,傅被置于战犯、战败、以求自赎的地位,其;万众生佛;的地位被攻破。
林、罗公函的发表,引起傅作义强烈反应。2月4日,林、罗、聂致电中央,提到傅;对我方的通牒内容表示不满,颇有气愤之慨;。林等建议:;为了争取便宜的合算的解决太原、绥远及其他地区的敌人,我们意见,在过去业已很正确地而且很适时地在政治上(宣布战犯名单、发出通牒)军事上(歼灭了天津、张家口、新保安等处之敌)打击了傅作义之后,目前则应采取以拉为主,以斗为次的方针。;林等认为:;以敌我现有之情况,我军有绝对把握做到所向披靡、无坚不摧,凭战争解决问题……但如能争取某些地方像北平式的解决问题,则较之使用战争便宜合算得多。;
上述意见与毛泽东的策略思想是相通的。2月5日毛复电:;依整个形势看,武汉、京、沪、长沙、南昌、杭州、福州、广州均有按照北平方式解决的可能……因此争取傅作义站在我们方面有10分必要。;(24) 这样,在对傅;打;过之后,确立了以;拉;为主的方针。不过,至少在当时,拉傅并未奏效。
2月4日,徐永昌记载:;杨慎5处长来,述前几天宜生电其向外交部要1护照准备出国未果,询中央对其是否不好。;傅作义忽于此刻向南京政府申领护照出国,正是对中共发表公函的;气愤之慨;的反应。徐永昌不明其中原因,表示南京政府对傅;无所谓好不好,先要问何以不向上级报告所以即要出国有是理否;。傅要出国的理由徐未弄明白,然而傅要出走的意思徐则明白了。为此,徐指示杨慎5转告傅:;莫善于先回绥远。;徐的这个意见看来被傅接受了。2月15日,杨慎5见徐,;杨出宜生致彼电,要求留绥飞机勿返京,俾彼有机会离平;。(25) 这就是说,傅要求由他掌握1架飞机,伺机逃离北平。
2月22;24日,傅作义、邓宝珊与颜惠庆、邵力子、章士钊等前往西柏坡。通常的说法是,毛与傅相见愉快,前嫌尽释。